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钴:非洲新“血钻”惹明争暗斗
   
本报记者吴健特约撰稿人辛星

美国司法部近日以涉嫌洗钱为由,向矿业巨头嘉能可旗下子公司发出传票,要求提交相关文件和记录以供调查。据悉,其中一些文件和记录涉及嘉能可在刚果(金)的钴矿开采业务。消息传出后,嘉能可子公司股价重挫13%,遭遇两年来最大跌幅。有分析称,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向钴原料供应商开刀,反映出美国争夺宝贵的钴资源的迫切心态。

钴矿“人体挖掘机”

钴资源主要分布在刚果(金)、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全球60%钴开采来自位于非洲中部的刚果(金)。但遗憾的是,守着金山的刚果(金)却无法为国民换来体面的生活,大部分钴是矿工们用难以想象的代价挖掘出来的。

“自殖民时代以来,我们的矿产资源就遭到西方掠夺,这种局面至今也没能得到彻底改观。”刚果(金)加丹加省省会科卢韦齐市最高行政长官理查德·穆耶说,“政府太穷了,无力独自开发钴资源。西方公司却如同吸血鬼,只知道满足自己的欲望,丝毫不会考虑合理开发,也不会付出过多开采成本。”

“我们从早到晚在矿坑中工作,不用电动工具,不戴口罩和手套,也没有其他任何保护,为的就是能够从采矿场提供的微薄工资中获得生活费。”矿工利纳·穆查说,目前刚果(金)约有10万名矿工手工开采钴矿石,被称为“人体挖掘机”。

矿工们知道工作是危险的,岩石粉尘会引起尘肺病等呼吸问题,采矿废物污染河流和饮用水,甚至影响后代健康。矿坑坍塌造成的死亡和伤害更是司空见惯,而且只有群体性伤亡事故才会被外界所知。

可是,冒着这样的危险,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劳累一天,矿工仅能得到两三美元报酬。“我们每天都生活在煎熬中,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是尽头。”刚刚成立的刚果(金)矿工工会主席帕披·赞加叹息,“我们在用血泪为某些人换取财富,但当灾难来临时,没有人关心我们。”2017年两名矿工在矿坑坍塌事故中受伤,但矿主不闻不问,赞加不得不和工友们凑了几百美元为他们治疗。

刚果(金)官员对发生在钴矿的悲剧心知肚明,但为了避免惹恼来自西方富国的老板而三缄其口,就连接受采访时都形同做贼——趁人不备钻进记者准备的小巴车,关门闭窗,担心被人看到。“(西方公司)对钴矿石的渴望,如同当年对钻石的追逐。”这名要求匿名的官员称,“对他们来说,挖出矿石才是最重要的。矿工受伤生病?他们才不在乎!”

众多“秃鹫”来分食

“尽管来自刚果(金)的钴矿石中包含矿工的血泪,但某些人采取了‘选择性失明’的态度。”《华盛顿邮报》称,“为了满足客户对钴的需求,包括嘉能可在内的多家大型企业正在加大对刚果(金)钴矿的开采力度,比如美国TFM矿业、澳大利亚安维尔矿业、比利时森林集团等。他们就像一群在空中逡巡的秃鹫,维护着自己的势力范围,寻找着下一处可供吞食的利益。”

资料显示,总部位于瑞士的嘉能可在钴市场有较大话语权,控制着全球近30%钴原料,2018年钴产量预计达3.9万吨。而全球钴年产量预计为11万吨,嘉能可一家占据全球产量的35%左右。钴价每上升1美元,嘉能可就能获利5500万美元。分析称,未来嘉能可是否愿意增产,将成为决定钴供给的重要因素。为确保供应链不会因缺钴而断裂,欧美多家信息产业大鳄在2017年9月就被曝出寻求与嘉能可达成5年甚至更长的合约。

“嘉能可显然已成为行业巨头,隐隐有操控全球钴市场的可能,这是美国不能容忍的。”美国“石油价格”网站称,特朗普总统一直重视智能手机和5G发展,认为该领域具有改变现有游戏规则的技术潜力,或许可以影响世界格局,作为该领域的关键材料,钴资源的控制权必须掌握在美国手里。同时钴是极其重要的军用战略物资,特朗普再三强调强化美国军事力量,钴的地位不言而喻,“这些原因也许能解释为什么白宫最近频频对嘉能可出手”。

2016年,一名与嘉能可有关联的俄罗斯富商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指控挪用商业资金,涉嫌非法资助嘉能可在刚果(金)的子公司开发新钴矿。2017年,特朗普政府对一名以色列亿万富翁实施经济制裁,后者与嘉能可旗下最大钴矿、位于刚果(金)的加丹加矿业关系匪浅。与此同时,刚果(金)一家国有矿企将嘉能可告上法庭,指控嘉能可抽走当地合资公司资金。据称这一纠纷有美国背景,意在迫使嘉能可出售在刚果(金)的铜矿和钴矿。

掩耳盗铃“洗白术”

不少西方组织和慈善机构也对刚果(金)钴矿石开采提出批评,美国“电子工业公民联合会”(苹果公司是其成员之一)早在2010年就提出应对刚果(金)恶性钴开采问题做出惩罚,美国劳工部随即将刚果(金)列入观察名单,“血钴”名声于是在西方广泛传播。

为避免与“血钴”有染,西方各大公司甚至想出“洗白”招数,即不再直接从非洲购买钴原料,转而以“使用者”身份从第三方购买成品电池。亚马逊公司只承认“与(电池)供应商联系密切”,但从不正面回应是否使用非洲“血钴”的问题。跨国汽车制造商宝马公司虽然承认自己购买的电池使用来自刚果(金)的钴原料,却声称“这与我们无关”,“我们购买和使用的只是三星SDI公司生产的成品电池”。美国一家电动汽车公司则干脆表示,“我们使用的电池由韩国公司生产,其中并不包含产自刚果(金)的所谓‘血钴’”,却并未说明如何得出这一结论。

调查表明,尽管西方公司纷纷撇清与非洲“血钴”的关系,事实上却没有真的一刀两断。苹果公司高级主管保拉·拜尔斯透露,该公司使用的电池产品中20%钴原料仍来自非洲。对此他的解释是,“我们要整顿钴供应链,但也不能伤及刚果(金)矿工的利益”。

总部设在伦敦的钴交易公司“达顿商品”分析师盖·达尔比对上述公司的说法用一个词评价——虚伪。“几乎所有与电子相关的西方公司在钴问题上表现得都很虚伪,他们前脚批评完‘血钴’问题,后脚就晃晃头把它丢到脑后,继续使用来自非洲的钴产品。”

刚果(金)科卢韦齐市最高行政长官穆耶表示,刚果(金)的自然资源不是不可以开发,但不能掠夺式开发。“刚果(金)不是乞讨者,我们出售矿石资源是为了让国家更繁荣,让人民生活更富裕。但问题是,某些大公司不愿意为这些资源付出相应的代价。他们的贪婪和无度,让我们至今仍无法摆脱贫困。”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政策法规
版权所有©福建省慈善总会
福建省慈善总会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东路57号
电 话:0591-87551987 0591-87566657 传 真:0591-87568776 邮 编:35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