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如前浏览的是体育吧 直播频道,如有错误请联系我们,邀请您一起观看直播赛事,敬请观看。

其中赌球者的故事:欠债+跑路+妻离子散+流落异乡(图)

发布时间:

2020-10-27 01:38:41

类型:

篮球资讯

来源 :天下足球网

一个曾经的赌徒提供的三月份一个单日投注记录,一夜间他几百元几百元不停投注,共投了33注,累计投注14683元,最后结果是累计13106元,输了一千多元。

赌球者到底有着怎样的人生境遇?本报试图通过多位赌球者的故事,给持币参加“地下”赌局的人们发出警报:看似简单的赌球实际水深莫测,这里没有“富贵险中求”的幸运者,有的只是输得更惨的失意者。

本报记者 汤继颖 摄本报记者 汤继颖 摄

周末时,朋友和同事很少能看到X先生,其微博微信更新要么在后半夜,要么是下午三四点。“我周末忙得跟啥一样,夜里‘打’球(投注赌球),白天睡觉。”X先生是西安的老牌赌球者,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X先生因为职业关系,成了地下圈里的名人。

“小打小闹,耍嘛!”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X先生也曾后悔:为什么要染上这个事,这些年,他赌球输掉了至少200万元,包括十几年的职业奋斗,甚至大半人生。他一度几乎戒掉了赌瘾,但很快又裹了进去,已经当了数年的“月光族”:每个发薪日,他的钱要么还部分赌账,要么扔进了地下庄家的盘口。

赌球掉进无底洞

大学毕业到现在,挣的钱加起来都不够

大部分人搞不懂的各式盘口,X先生如数家珍,很是专业,不少焦点比赛前数日,他甚至能预测出“庄家”可能开出的盘口。上世纪90年代末,每到意甲、英超比赛日,X先生从没自己掏钱吃晚饭。每每下班,就有赌徒朋友骑摩托在门口接他。一路好生伺候,就是为了能跟他一起下注。饭桌上,X先生张口便来:哪队强、哪队有主力队员伤病、盘口怎样投注,粉丝们听得如痴如醉。

那年月电话还没普及,聊到后半夜,几个人骑着摩托赶到“庄家”寄身的麻将馆或歌舞厅下注。“一面掏钱,一面下注,庄家的伙计就在本子上记录。熟了之后,就口头投注,事后一起结算,赢了拿钱,输了送钱。”X先生那时投注从来都是500元一注,几个追随者凑钱再买500元跟一注,输了总结不足,赢了得意洋洋。

那些年投注不方便,赌客投注的密集度很低,输输赢赢都没亏大钱。但人一旦赢了就收不住了,总觉着自己分析得准,老想赢个大的,来来回回把赢的钱也都输了。网络博彩出来后,“更没底了,点下鼠标几万元就走了,输了就想翻本,渐渐地越输越多。”

2000年后,许多单位逐渐配了联网电脑,赌球者们开始了网上狂欢。因世界各地时差问题,X先生曾连续24个小时上网赌球。“周末,下午有日韩的国内比赛,傍晚有甲A比赛,晚上德甲和英超,凌晨意甲、西甲联赛,早晨的南美洲联赛。只要账户上有钱、有比赛就会投注,有时也跟着一面比赛一面开盘的滚球盘投注,结果掉进了无底洞。”多年的赌球经历,X先生饱尝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遭遇。“确实输了,大学毕业到现在,工资和兼职挣的钱加起来都不够输。”早年赌球经常熬夜到凌晨,X先生和妻子的关系也变得紧张。后来债台高筑,最终离了婚,孩子被判给前妻。

离婚后,X先生发誓不再参赌,好好工作东山再起,可40岁的年龄让他腾挪不济,加之孤单寂寞,他又偷偷在地下博彩网站设立了账户重操旧业,只是相比以前,每次能拿出来的赌注更小了。

X先生说,自己不但输了钱,也输掉了健康和人生机会。如今即使晚上不赌球,他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作息。夜晚失眠白天嗜睡,周围人见到他的时间越来越少。“赌球时高度紧张,即使不看比赛,也时不时掏出手机看比分直播和场上变化,赌一场球两个小时啥也干不成。长时间焦虑状态,我觉得自己神经都不正常了。”工作也不顺利,岗位几次调整,薪水也越来越少。

一些年轻的赌徒疑惑为何X先生那么能还会输钱,他只能装着没听见。

“没听说吗,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去年再婚的X先生又一次笑称自己不会再赌球了,可连他都不记得是第几次发誓了。单位发薪日是他心情最好的一天,但好心情无法持续到第二天,因为工资要么需要还账,要么一夜输掉大半。

赌客心态面面观

不近女色、不穿白衣、抽红包装香烟

曾几何时,一些热衷彩票的人喜欢穿印着“好运”或数字“8”的衣服买彩票。而在“地下赌球”中,为了博个好彩头或寻求某种好运的心态是一样的。“明白人”和闭门造车的“高手”遍地都是,用自己浑然天成的愚蠢和莫名其妙的激动,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一把一把地扔进了盘口。虽说记不住任何一支五大联赛球队的主力阵容,但Y先生在朋友圈里从不放过任何一个炫耀赌球经历的机会,每说到赌球都两眼放光。对单场进球数高的德甲和荷兰青年联赛,Y先生几乎每轮联赛都下注,他最爱赌的是两个联赛的进球数。

在朋友面前,Y先生虽然话多,但花钱却是精打细算,绝少有过浪费做派。而赌球却能大开大阖,动辄一注数千元。不知何时起,为了增加胜率,寻求心理安慰,他总要在投注前抛上几次硬币。一轮德甲比赛,Y先生总是要计算半天,最终选择三四场自己认为可以出现大球(单场进球数达到4个及以上)的比赛。正式投注前,还要虔诚地为每场比赛抛五次硬币,三次以上正面才选择投注。有时,自己看好的可能出大球的比赛没被抛出三次以上正面,他又赶紧再抛了一次。

“还是比较准的,这算是双层过滤,赢的系数更大。”Y先生这样解释。实际上无论拜仁慕尼黑还是多特蒙特,单场比赛进球数与Y先生抛硬币,实在八竿子打不着,更绝无产生“蝴蝶效应”的任何可能。可Y先生固执地认为,自己的投注法还是要高人一筹。

可抛硬币无论被认为有多准,Y先生这些年还是实实在在地输了不少钱。

离谱的赌徒还有很多。有个赌球者,周末参加赌球时一定要和妻子摆臭脸,这叫“不近女色,否则运气会很差。”他近乎神经质的“保运设计”妻子并不买账。为避免家庭矛盾激化,这位赌徒每到周六晚,就跑出去住快捷酒店,结果几周后被老婆怀疑出轨堵在酒店中,狼狈不堪。

赌徒X先生的一位朋友投注时从来不穿白色衣服,因为“白”和“败”谐音,抽烟也一定要抽外包装是红色的,寓意鸿运当头。而X先生把自己归为“技术派”,输钱主要是因为计算失误加上场上有突发事件。他把那些举止怪异、搞迷信的同行统称为“炮灰赌徒”。“你说你穿个什么衣服和巴塞罗那晚上比赛有几个角球有什么关系,胡扯嘛”,X先生说。

一把赢了8万元,越陷越深

欠赌债连夜跑路,流落异乡

J先生最早一次赌球是在十多年前,当时和他合租的大学同学,因工作关系与当时的陕西国力总经理王珀(2012年因操纵比赛、受贿等罪名判刑8年,并处罚金23万元)熟识。一次比赛前,王珀领着几个朋友小聚,其中就包括J先生的同学。

饭桌上,王珀大胆预测了次日本队比赛的比分。夜里回来,同学向J先生说王对比分极有把握。因为该同学也常赌球,J先生跟着使了个大劲——买了2000元的最后比分投注。

“那天一晚上都没睡好,当时2000元可不是小数目,一个月工资呀。”结果最终比分和王珀说的一模一样,40多倍的赔率让J先生一下子赢了8万多。J先生到现在都后悔,自己之后为什么没有收手?

“人都傻了,那时候钱值钱呀。”再凑点钱,就够交买房的首付款了,也有朋友建议他买辆车。“和我合租的那个同学,劝我赶紧把钱弄成固定资产。”可惜亢奋的J先生并没有把那份意外之财留住,他迷上了赌球,而能接受投注的地下庄家马仔也慕名而来。

中国内地赌球一般分地下庄家接受投注和网络预付赌资投注两种。第一次上手就赢了8万多的J先生,一开始接触的是向地下庄家投注。各个城市都有很多地下庄家,这些庄家大多拥有复杂的社会关系和背景,被称为“土庄”,庄家依靠更高的赔率吸引赌徒,赌徒之间通过熟人介绍结识“土庄”的马仔,马仔又按每个赌徒的身价,给予一定“透支信誉”。

赌徒们只要在自己“信用额度”内投注,并不需要直接支付现金,而是以周为单位和土庄马仔一并结算,赢了拿钱,输了送钱。很多人都是通过熟人介绍认识这些马仔的,至于庄家是谁,没人知道。如果想投注,直接给单线联系的马仔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就行,对方收到后会马上回话确认,就算是投了注、赌上了。因为相对保密,投注额都会被字母指代。

“一般投注都说几个B几个C,一个A是一万元,B是千元,C百元,投注都说下谁几个B之类的。”J先生介绍道。“每周一下午结算,土庄马仔都有固定的地方收账,去了一算输赢再拿钱走或者送钱来”。

J先生最早一直采用这种方式投注赌球,他出手赢了8万元,所以马仔给他的“透支信誉”是10万元。换句话说,一周之内J先生可以在10万元额度内选择任何投注。J先生说,土庄马仔不接受赖账,一旦周一下午赌债到期不还,就注定“出事”。

“那帮人啥都做得出来,欠谁的钱,都不能欠庄家的钱。”当初赶时髦参与赌球的J先生,因为土庄那里“张嘴就能投注”而越陷越深,8万元半年后所剩无几。再过半年,J先生已经负债累累。因为想着赢把大的翻身,赌注越来越大,“这一把下1000元输了,下一把就下2000元”,最后J先生拖欠某土庄数万元还不上,只好跑路。

“当天晚上我就坐火车去了上海,都没跟单位说辞职。”几年后,直到他渐渐还清赌债,他才敢回到西安。

恍惚十年,黄粱一梦,直到现在J先生还是一个人形影相吊,他说自己被赌球毁了,也不想埋怨别人。

“我要不是赢那8万多,估计孩子现在应该上小学了。”J先生几乎再不和以前的朋友联系,因为他实在无法解释自己的鬼迷心窍。

无论输赢,都想下一场能赢

赌瘾难戒,不押两把就闹心

无论是资深球迷转赌徒,还是球员、俱乐部职员甚至出资人转职业赌徒,心态都是一样的。总想着赌注加大,“赢一把翻身,赢两把发达”。可绝大多数人几把下去,不但输掉积蓄,更输掉了自由和明天。

在前几年的中国足球系列案件中,多次庭审记录曝光了许多俱乐部球员、总经理以及出资人参与赌球的细节。比如王珀,不但控制球员和教练组打假球、卖球,更是大额投注约定好的默契球。“王珀在宁波时就曾被地下庄家追赌债,最后把奔驰车抵给对方都不行,按理说他不会输钱呀,可偏偏他也把钱输光了”,曾在陕西国力效力的一名退役球员说。

他也曾接触过下注赌球,但很快收手,“自己在场上打比赛,赌球都能输钱,你说谁能赢钱。”另一个引起注意的是原青岛海利丰足球俱乐部出资人杜允琪。在已公开的庭审记录中,杜承认在2009年9月2日的中甲联赛中赌了自己球队的比赛。杜允琪当时在现场看球,先是在一博彩网站投注6万元选本队赢球。比赛进行到第70多分钟,球队3∶0领先胜局在握,按照赔率他将赢到8万多元。

可受赌徒心理驱使,赢了还想赢:杜允琪又投注全场比赛总进球数会多于3个;一旦剩余比赛中再多进球,他的盈利将翻倍。随后教练组要求场上球员“进一个或放一个。”眼见比赛临近结束还没进球,场上球员干脆争先恐后往自己球门吊射。

“可是,那场比赛最终故意吊射也没能再进球,现场看球指挥的杜老板也输了,更别说其他的赌徒投注了”。上述退役球员介绍说,因为国内联赛乱局,很多国际博彩公司都拒绝接受投注,国内“地下庄家”就来开盘。“各类真假消息满天飞,比赛也彻底脱离了竞技比赛规律,不但害得中国足球名声扫地,也使众多想赢大钱的赌徒倾家荡产。”曾在国内某职业足球队效力的S先生,自球员时代就接触赌球,因为在国内拥有众多队友,在比赛前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圈内消息。“有朋友在场上,对比赛结果大致能有个数,也赢过。可赢了还想赢,在国内联赛赢的钱,都押到国外联赛上,结果到头来,赢的永远没有输的多。”S先生后来上了大学,还在经常下注,只是自学了些统计学和博弈学知识,希望通过计算提高自己的赌技。“真没有什么用,赌球把人彻底搞神经了,总觉得机会天天有,只要捞一把大的,就能把前面输的都补回来,总觉得这一把该赢了吧。”

记者再次联系S先生时,他说自己正在找戒除赌瘾的方法。“想明白了,赌球不能发家致富,只能越输越多。可现在不押两把就觉着闹心,总是出现富贵险中求的幻想。”

对照网络上一些自测赌瘾的介绍,S先生说自己肯定是,还是重度的。“最近没钱,等攒点钱找医生看看,看看怎么治。”

转载于网址:http://www.wyfwgw.com/news/12478.html

小编有话说: 一个曾经的赌徒提供的三月份一个单日投注记录下音子则查地圆响,一夜间他几百元几百元不停投注马们定眼和手,共投了33注据学家多调科先强,累计投注14683元单去江音百得,最后结果是累计13106元所并江结采布时做,输了一千多元利易十同月住时立得。 赌球者到底有着怎样的人生境 一个曾经的赌徒提供的三月份一个单日投注记录,一夜间他几百元几百元不停投注,共投了33注,累计投注14683元,最后结果是累计13106元,输了一千多元。 赌球者到底有着怎样的人生境

最热门文章